上海人民广场降半旗 向抗疫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志哀


“纯线上的企业受到的影响会小很多,跟实体相关的公司受影响会大些,像Airbnb这样跟线下联系紧密的,受冲击最严重。”曹燕是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在硅谷的HR,因为公司做的是纯线上的业务,在人们禁足时业务反而有所上升。“短期是利好的,但是如果疫情持续下去就不好说了,因为大家的广告预算也会萎缩。”而对于求职者来说,在硅谷,大神永远是手握大把机会的,而其他人的选择就会少很多,当外界环境变化时,就要面临风险和困难的抉择。这也是硅谷生存法则的残酷一面。

谈起硅谷“战疫”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宁舟透露“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据他介绍,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基本就是“国内打上半场,海外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全场挨打)。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甚至担心会被裁员。

包鸣的工作地点,就在位于库比蒂诺的苹果总部Apple Park。过去的三周里,他也目睹了这里从人声鼎沸逐渐变得门可罗雀。一开始,公司并没有强制员工居家办公,只是说可以居家办公了。但从上周三开始,他们部门已经开始要求,非要来公司办公的话,需要SVP级别的高管批准——这是直接隶属于CEO库克管理的高管。现在除非是真的需要现场办公的人,才会去公司。

布雷特·克罗泽。图源:路透社

圣塔克拉拉县中央公园人流稀少。

在苹果从事数据科学工作的包鸣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对疫情在美国的扩散并不意外。“只能说是或早或晚吧,每天这么多航班来来去去的,尤其是像硅谷、纽约这些地方,跟全世界的联系都特别紧密。”包鸣表示。

“我们不在战时,水兵们无需赴死。”这封长达4页的信经由美国《旧金山纪事报》披露,触发媒体关注,令五角大楼承受压力。而后,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斯·莫德利4月2日宣布,“西奥多·罗斯福”号航空母舰的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因“判断失误”被解除指挥职务。

北京时间4月5日,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美国CDC的数据,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月4日,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30万人,是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原本人气沸腾的硅谷比平时冷清了不少。对于在硅谷科技企业工作的中国员工来说,相比于看不见的病毒,有人在担忧疫情带来的失业等社会风险。

在这之前,包鸣还继续去了公司两周。收到通知邮件的当天,不少人就已经撤了,但基本上还有一半的人在公司办公。接着,因为学校停课等原因,不少同事需要回家带孩子,一周下来,包鸣所在的办公区里的十几个人,就只有一两个人还会来上班。再之后,包鸣就成了唯一的“留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