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人滞留武汉78天花掉7万,酒店免租两月,解封后仍无法回家


在白宫高强度的工作之外,福奇不时利用工作间隙接受媒体采访,向公众普及防疫常识,为媒体答疑解惑。3月22日在赶往白宫的路上,他接受《科学》杂志记者电话采访时承认,特朗普关于疫情的一些说法不符合事实,“但我不能跳到话筒前,把他推下去。好吧,他说了,让我们试着下次纠正他。”

左一为安东尼·福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在白宫“战疫”的两个多月来,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时间”——“拐点”何时到来?疫情何时结束?经济何时重启?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

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整个2月份,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检测量不到500个。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福奇表态谨慎。他可以确定的是,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多做准备。

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工作逾50年,福奇曾为6位总统提供公共卫生政策咨询。1984年担任该所主任至今,福西协助白宫制定了与艾滋病、非典、禽流感、埃博拉等一系列流行病相关的公共政策。为表彰福奇在防治艾滋病领域的杰出贡献,前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向他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

《华盛顿邮报》说,尽管在疫情暴发之前,福奇已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但在白宫发布会上的表现,让他成为像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和“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一样家喻户晓的人物。

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我是一名科学家,一名医生,一名公共卫生人员,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

事实上,他只有一个姐姐。1940年平安夜,福奇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父亲在曼哈顿经营药店。在早年的一次采访中,福奇透露自己对医学的兴趣源自对“人”的关注,“我对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有着强烈兴趣”。

此前日本尸袋为白色,而这款透明尸袋即使不打开的情况下也能瞻仰遗容,同时隔绝了疫情传播的途径。

赵立坚:当前疫情仍在发展变化。中方会根据疫情发展形势,调整相关政策。我建议你继续关注中国政府发布的有关消息。目前,我没有更多补充。加入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工作组第68天,安东尼·福奇5日少有地坐着参加发布会。记者问他最近的睡眠时间。他说,“之前是3小时,但我老婆想杀了我,所以现在每天睡5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