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境外输入病例系留英学生 从北京乘高铁到武汉


其次,各国过去两个多月的抗疫表现将改进“国际关系行为正当性”的基础。抗疫的“国际行为正当性”源自一国内部的自由民主价值观还是主权绝对观已经引发相关国家争论。疫情严重传播将促使人们在“民主抗疫”与“主权抗疫”间寻求妥协。去意识形态化与弱主权化,将很大可能会成为国际应对公共卫生安全议题的普遍行为准则。

中国对于包括体外诊断试剂的医疗器械按照风险程度划分为第一类、第二类、第三类管理。第一类风险程度最低,第三类风险程度最高。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作为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

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发布医用口罩、一次性使用无菌手术衣、一次性使用无菌手术包类产品等防控疫情相关产品的技术审查指导原则。

企业申请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注册,提交以下申报资料:1.申请表,2.证明性文件,3.综述资料,4.主要原材料的研究资料,5.主要生产工艺及反应体系的研究资料,6.分析性能评估资料,7.阳性判断值或参考区间确定资料,8.稳定性研究资料,9.生产及自检记录,10.临床评价资料,11.产品风险分析资料,12.产品技术要求,13.产品注册检验报告,14.产品说明书,15.标签样稿,16.符合性声明。

中国对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和防护用品的监管要求及标准

一国在国际行动中的权威性与声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自身化解疫情的能力及其对国际疫情缓解所做的贡献。这个过程也将内化该国相关外交主张或理念,使其成为国际公共卫生安全乃至其他相关领域的国际规范。

第三,各国抗疫将推动公共卫生国际治理机制的尽快完善,使其成为全球治理体系中极其突出的环节。当下大多数国家各自为政并且难以自拔的现实,再次表明国际协调应对公共卫生安全议题过程中权威、资源、能力不足的严重缺陷。

首先,世界经济领域近期已发生的诸多事件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很有可能会导致一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这将会根本性地改变全球化这个数十年来世界总体稳定支柱的内涵,促成当前国际关系格局的重大重塑。

第四,新冠疫情全球传播及国际社会在应对过程中遭遇的挫折,使人们更加警觉当今国际关系稳定面临的“致命威胁”。新冠病毒没有国界、身份或种族意识,那些盲目追求“本国优先”、单边主义和霸权地位的“自我中心”国家,不仅会遭新冠疫情更严重的冲击,还会破坏国际合作应对疫情的努力。

持久筑牢与美国地方、民间互惠交流,是稳固中方对美持久合作的基础。美国地方州县与民众能否约束联邦政府偏执的对华冲突政策,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中美关系的最终性质。抗疫本应是中美关系加强合作的机遇,但目前却成了中美摩擦的新维度。这令人心痛而又无奈。